龙哥平特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媒體聚焦 >> 正文
《文匯報》羅開峰:汗水傷痕鑄成“先鋒悍匠”

  羅開峰:中國核工業第五建設有限公司核級焊工領軍人才、首席技能專家。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系統優秀共產黨員,曾獲得“核工業技術能手”“國防科技工業技術能手”“第八屆全國技術能手”以及“中華技能大獎”。(中核五公司供圖)

  三門灣畔,全球首臺AP1000核電機組———三門核電1號機組投產在即。岸堤邊,作為施工總承包方中核五公司核級焊工的“先鋒悍匠”,羅開峰即將和身后的這片土地告別。之前,他帶著焊工班,歷時5個月,在完成1號機組主管道焊接任務的過程中,實現所有焊口目視、液體滲透、射線探傷檢測一次100%合格。

  他穿過的工作服,沒有一件是完好無損的。他的兩條胳膊滿是白斑,那是被鐵水燙傷后留下的傷疤。“普通人燙傷了要把手縮回來,或者趕緊抖兩下。但焊工不行,燙傷后必須克服傷痛,手還要保持平穩。”羅開峰說,“電焊工就得不怕燙、不怕苦、不怕臟。我們前期付出得越多,核電運行就越安全,老百姓也就越安心。”

  “干一行愛一行,認真做好每件事”是羅開峰的座右銘。

  學徒時期,為了讓手更“穩”,羅開峰利用廢舊材料自制啞鈴,每天空閑時候練習舉啞鈴,這一習慣一直持續到現在。有時,中午工友休息,他還坐在試件旁加班練習。“后來,被師傅發現了。我想他會表揚我。沒想到,他走過來一腳把我屁股下面的凳子踢開,對我吼了一句‘技術,馬步要穩,現場焊接還會給你準備凳子嗎’,你就這么蹲著練吧。”羅開峰說,“當時我就不想干了,特別生氣。但是工作做久了就能體會到師傅當初的良苦用心。焊接施工環境惡劣,有時候要面對不同的位置蹲著、仰著、跪著、躺著連續幾小時不停地焊接。”

  “電焊意味著一種態度、一種積累、一種責任,最需要的是認真和沉淀。”現在,對焊工班的弟子,羅開峰提出了“四多”:多問、多練、多想、多思考。徒弟王高峰現在很“害怕”這位嚴師,“抱怨”說:“有時候閑來無事,就對著試件隨便焊幾下。師傅一看到就會訓我們,說每一次操作都要用真心,不能隨便。”

  2010年,羅開峰已是業內傳統焊接技術的頂尖高手,但他沒有絲毫自滿,反而主動請纓參加國內JWT攻堅小組。JWT攻堅小組是中核五公司為攻克AP1000首堆主管道安裝技術而成立的研究團隊,窄間隙自動焊接技術是其中需攻克的一大難題,當時的自動焊接設備操作面板上的字是英文的,由美國專家進行培訓,這對于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羅開峰來說,無疑是困難的。

  為了突破語言難關,羅開峰利用空余時間背英文單詞,通過專業詞匯的學習和手勢,逐漸能跟培訓老師進行簡單交流。20個月之后,他已能學以致用,先后完成焊接工藝數據采集12200組,完成焊接試驗焊縫139個,成果于2011年申請專利。他還幫助美國合作公司完成低矮型機頭的改造工作,連美國專家都被他這精湛的技術所折服。

  在三門核電主管道焊接項目中,羅開峰首次嘗試全新的窄間隙TIG自動焊技術。主管道是核電站中最核心的設備之一,素有核電“大動脈”之稱,“自動焊時,需要團隊的配合,而‘羅大師’就是整個電焊系統的大腦。操作中,由于要考慮機器的反饋時間,所以他必須對工藝參數進行提前預判,眼睛看到的,要在1秒內決策,針對熔池的變化,增加或者降低電流。如果不及時,要不焊縫有缺陷,要不或許直接燒穿。而‘羅大師’的成功率,達到100%。”中核五公司副總工程師李建對羅開峰的技術稱贊不已。

  “直到現在,我都沒‘教訓’過孩子。聚少離多,偶爾見面真的舍不得‘教訓’他。”工作上的辛苦,羅開峰說得很平靜。然而,當話題一轉移到家庭,他就突然用右手捂住雙目,聲音變得顫抖。一個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難都不怕的男人,哭了……

  “妻子懷孕4個月時我去巴基斯坦工作,再與她見面時,兒子已經2歲4個月大了。兩年多的光陰,都是妻子在操心,除了打電話給她鼓勁,我什么都做不了。”羅開峰說。兩個人相隔萬里,由于村里沒有條件打國際長途,想打通越洋電話就頗費周折。整個公司有400人,卻只有一部越洋電話,一到星期天,幾乎所有人都沖向距宿舍500米外的電話亭,經常要排一個多小時的隊,然而,只有1分鐘的通話時間,只能簡單地問候。“大家都在外面等著,其實,有時的確可以多說一會,但隔著窗戶,看到后面的工人急切的表情,還是會準時掛斷電話的。”

  而妻子要與他通話,要提前1個小時出發,走1公里多的山路,到鎮上等電話。后來,兒子出世,她還要抱著孩子,牽著兒子的小手和羅開峰說話。

  對羅開峰而言,從宿舍到電話亭是最幸福的500米;對妻子而言;從家到鎮上是最浪漫的1公里。“在電話里,兒子第一次叫‘爸爸’的那天,我激動得失眠了。”羅開峰說。

  現在,羅開峰的兒子已經考入南華大學———一所培養核電人的搖籃。羅開峰已在憧憬不久的將來羅家“三代同核”的情景。

   
[關閉窗口]
龙哥平特